时意

酱子贝

首页 >> 时意 >> 时意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宋先生你又装病 娇气包快穿回来了 窈窕珍馐 牵手的信任 全世界都想要的他,属于我 快穿:牵手手,回家咯! 我渣过的男人都回来了 归魂续 恶魔老公,宠炸天! 系统穿梭之福妻满满
时意 酱子贝 - 时意全文阅读 - 时意txt下载 - 时意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

第 82 章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再听说余敏的事, 是在两个月后的下午。

彼时叶时意刚开完会,会议上因为某个项目的进程,叶时意难得的发了火。

世上谁也不敢说创业是件易事,虽然有人巴不得当他的后台,但叶时意也不想全靠着,蒋俞之见他不太喜欢,索性撒手不管了,偶尔两人出去吃饭,还要让叶时意买单。

“你付了这顿饭钱, 今晚我就是你的人了。”

这句话是蒋俞之最近的口头禅。

到最后, 叶时意付了钱还要卖力气,可以说是非常可怜了。

他刚开完会,女秘书就立刻迎了上来, 小声道:“叶总, 有人找您。”

叶时意问:“谁?”

“姓余, 说是您朋友。”

叶时意脚步滞了滞,姓余的他就认识两个,两个他都不太想见。

“在哪里?”

“我让他在休息室等您了。”

叶时意嗯了声,淡淡道:“以后他如果还过来,就说我不在。”

女秘书慌了:“啊……对不起,我不知道, 不然我这就请他离开……”

“不用, 没事, 下次注意就行。”叶时意一改开会时的脾气, 道,“把这份文件拿去复印三份给我。”

女秘书松了口气:“好的,公司晚上的外卖,需要订一份给蒋总吗?”

老板没有在员工面前遮掩什么,大家都知道,叶总和对面那家大公司的老板是夫夫,两人谁先下班早就会去找对方,而这段时间……基本都是那位蒋总过来。

这项目搞砸了,今晚大家一定都得加班。

“不用。”叶时意道,“我的也不用订,他不爱吃你们订的那家餐厅。还有,今晚你们的外卖钱我个人报销。”

说着,他已经走到了休息室旁。

把文件递给女秘书,他转身进了休息室。

余扬坐在沙发上,身上穿着白衬黑裤,两腿大张,手肘抵着大腿,把脸都埋进了掌心里,衣襟凌乱,整个人看上去都很颓废。

听到声响,他立刻抬头,对上叶时意的视线,眼眸微微一亮:“时意……”

他站起身,上下打量了他许多遍,问,“你还好吗?身子恢复了?”

叶时意嗯了声,稍稍往后退了一步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对方冷淡的语调立刻把余扬拽回了现实。

他喉间翻滚了几下:“……嗯,就是我姐的事。”

叶时意站着等着他的下文。

余扬声音干涩,许是觉得要说的事他自己都觉得难以启齿:“你能不能跟蒋哥说一下,让他……放过我姐。”

叶时意莫名道:“你姐?”

余扬嗯了声:“我知道,她做了很多错事……但那项目已经没了,她和姐夫几乎感情破裂,现在丑闻满天飞,再加上连余氏都……”

说到一半,他停下来了,看到叶时意略微茫然的目光,他问,“你不知道?”

叶时意整天忙得不可开交,连睡眠时间都比以前少了许多,哪还有空去管别人的事。

“我姐以前昏头时做的一些错事,全被媒体爆出来了,现在姐夫……一直吵着要跟她离婚,她思虑过度,肚子里的孩子都受了影响。”余扬也不管他愿不愿意听,径直道,“余氏这段时间也一直在遭遇恶意的商业攻击……”

“你有证据证明是他做的?”叶时意打断他。

余扬一愣,没想到他会问这个,然后苦笑道:“这还需要证据吗,你我都心知肚明,只有他才有这个本事……”

“没有证据的事,就不要乱泼脏水。”叶时意很快恢复了原来的表情,他抬手,整理了一下领带,“很抱歉我帮不上什么忙,我这里还有许多事要处理,你自便,我会让人送茶水过来。”

叶时意说完,拉开休息室的门就准备出去,却刚好撞上了要走进来的人。

蒋俞之微微垂首,脸色冷冷地看着他,活是一幅……捉/奸的表情。

“怪不得不接我电话。”蒋俞之道。

叶时意一愣:“你没给我打电话啊……”

他就是怕蒋俞之找不到自己,刚开完会就立刻开了手机的声音,如果有电话,他一定会听见。

蒋俞之嗤笑一声,看都不看里面的人一眼,道:“出来。”

叶时意赶紧跟着他出去了,一路亦步亦趋回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他刚进去,蒋俞之忽然转过身来,抬手直接关上了后面的门。

叶时意还在解释:“你是不是拨错号码了——”

“不会拨错你号码。”

“可我真的没有接到过电话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叶时意愣了愣,有些没转过弯来:“你知道?”

蒋俞之笑着俯身,在他唇上亲了亲。

“去吃饭?”脸上哪还有刚刚那副冷冰冰的表情。

叶时意:“……”

是了,蒋俞之最近还喜欢在他面前演戏。

上回他加班的时候,蒋俞之演的是胃痛没人照顾的可怜虫,叶时意接到电话后当即会都不开了直接回家,然后发现蒋俞之正在沙发上看球赛,面前的桌子上还是他新买回来的套套,装满了整整一个塑料袋,见他回来,蒋俞之还笑问:“明明每周都有运动,怎么跑两步就喘成了这个样子?”

叶时意收回思绪,也不生气:“今天的晚饭在公司吃,可以吗?”

“怎么,又加班?”

“有个项目出了错,今晚可能要加班处理。”

蒋俞之似笑非笑道:“哦?那今天发脾气了?”

“就是说了两句……”叶时意顿了顿,道,“好吧,是有点发脾气。”

蒋俞之问:“那你怎么不朝着余扬撒气?”

叶时意笑了,迎上去在蒋俞之唇上主动又亲了亲,然后转身走到办公桌前,把西装外衣脱了下来:“想吃什么,我让人去买上来。”

这一晚,叶时意工作到深夜一点。

写字楼一片昏暗,只剩他们这两层灯火通明,员工们工作出了错,加上老板都还在,自然都不敢走。

叶时意办公桌里备了两张椅子,另一张自然是给蒋俞之的,两人面对面工作,偶尔对视一眼,叶时意就觉得不那么困了。

处理完最后一份文件,两人重新穿上外套,便一起出了办公室。

走进电梯,叶时意忍不住打了个哈欠。

“车库钥匙拿过来。”蒋俞之抬手,道,“我开车,你睡一会。”

“我不困。”叶时意道。

蒋俞之没再说话,而是一个侧身站到叶时意身前,直接把手探到他的口袋里,准备摸索出车库钥匙。

就是这时,叮的一声,电梯停了。

电梯门划开,叶时意还没反应过来,就对上了电梯外一众员工惊诧的目光。

从外往里看,蒋俞之挡住了叶时意大半身子,手可疑地放在前方,两人贴得还特别近……

外面没人敢动。

反倒是蒋俞之,拿出钥匙后便站回了叶时意身侧,看到外头的人,他眉一挑:“不进来?”

“不不不不……”最前头的员工回过神来,“我想起我还有一份文件没拿……”

“我也是!”

“我水壶落下了……”

电梯外的人立刻作鸟兽状散去。

电梯门合上,蒋俞之满意道:“你这群员工别的不行,倒挺有眼力见的。”

叶时意:“……”

回到家,两人洗了澡就双双进了被窝。

今天工作都挺累的,蒋俞之从身后抱着叶时意,没有进一步的动作。

他亲了亲叶时意的耳廓:“睡吧,明天还有事。”

叶时意早就闭了眼,含糊道:“什么事?”

“明天你就知道了。”

这会叶时意已经听不进去了,随便嗯了声,便陷入了深眠。

*

第二天是周末,蒋俞之被手机闹铃给闹醒。

他生物钟很准时,加上不怕迟到,从来不定闹钟,以前叶时意倒是会订,后来发现会吵醒他后,也就跟着关了。

蒋俞之撑起身子看了看,是叶时意的手机在响。

怕吵醒身边的人,他探过手去,把手机拿了过来,正要把闹铃关掉,看到上面显示的字后,愣了愣。

叶时意醒来时,刚好对上了蒋俞之的目光,对方眼底清明,一看就知道醒了很久。

他睡眼惺忪,还没来得及开口,就听见蒋俞之问:“今天是几号?”

叶时意皱眉想了想:“……16?”

他光记得今天是周末了。

蒋俞之上前,用鼻尖抵了抵他的,声音沙哑:“不是,18了。”

1月18,再过半个月就是春节。

叶时意重新闭眼,含糊不清地嗯了声。

半分钟后,他倏然睁大眼,对上蒋俞之略带笑意的目光。

“1月18……”叶时意这回是彻底醒了。

今天是蒋俞之亲生母亲的忌日。

叶时意立马坐起了身,看了看时间:“我是不是起晚了?我去刷牙,我们赶紧出发吧。”

“才八点半,还不急。”

“怎么不急?”叶时意穿好拖鞋,慌慌张张进了浴室,“我还得去买点东西。”

蒋俞之坐起身,嘴边的笑容自叶时意醒后就没敛下过。

叶时意闹钟上的提醒项目是:看妈妈。

……

两人收拾好就出了门,叶时意先去了一家香火店,他每年都祭拜自己的母亲,对这些流程还算熟悉,买好祭拜用品后,才开车去了墓园。

墓园此时冷冷清清,除了管理员外没有其他人在。

叶时意跟在蒋俞之身后走了一段路,终于到了蒋母的墓碑前。

因为有人定期清理,所以墓碑周边特别干净。

叶时意看了眼碑上的照片,照片上的女人笑容温婉,眼睛弯起来有些像月牙,是位大美人。

“妈,初次见面。”他语气温和,把自己买的花放到了墓前,“希望这么叫您,您不会觉得唐突。”

蒋俞之就站在他身侧,听着他斟词酌句地说着客套话。

事实证明,时至今日,叶时意还是没学会该怎么跟长辈打交道。

前面他还算说得顺溜,到了后头,磕磕巴巴的,居然都说到当初联姻的事上去了,仿佛是要把他和蒋俞之的事交代个透彻。

听他絮絮叨叨说了半个小时,蒋俞之看了看渐渐暗沉的天,失笑打断他:“行了,我妈对我的事不感兴趣,就别拿这些来打扰她了。”

“怎么会。”叶时意道,“她一定很想知道。”

蒋俞之笑笑没说话,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,半晌才开口:“走吧,要下雨了。又不是只看这一回,你这次把话说完了,以后说什么?”

叶时意:“……”他居然觉得有点道理。

于是他又烧了点纸钱,才缓缓起身。

蒋俞之看着盆子里的灰烬,嘴边笑意淡淡。

她应该也没见过这种拜祭架势吧。

以往他来拜祭,都是让人再把墓边清理一遍,买一束花,上一炷香,就算结束了。

轮到蒋俞之拜祭时,叶时意很识趣的站远了些,说要去给陆康鸣打个电话。

在叶时意坚决的态度下,叶孟然最终还是收回了叶氏,这几天就是谈交接合同的事。

陆康鸣不知为什么,也要离职,所以两人就经常打电话讨论手头项目该怎么安顿。

叶时意没把之前烧完,一看就知道是特意留给他的,蒋俞之拿起一些,丢进去,看着火光将它吞噬干净。

“好久不见了。”

说完这句话后,他没再开口,只是默默地烧着纸钱,就这么沉默了近十分钟。

直到装拜祭用品的塑料袋见了底,他才终于出声。

“该收拾的人我都给你收拾干净了。”

“不知道你记不记挂我,啰嗦两句吧……刚刚跟你打招呼那个是你儿媳,我很喜欢他,两人打算过一辈子。奶奶和公司也都很好。”

他顿了顿。

“……所以你不用担心我,安心去过下辈子,嫁个好男人,过得快乐一点。”

叶时意回来的时候,蒋俞之已经拜祭完了。

“说完了?”叶时意问。

“嗯,走吧。”蒋俞之手掌抵在他的腰上,带了些力气。

“好。”

走出墓园,叶时意坐上车,随口道:“刚刚跟陆康鸣谈事情的时候,一直在打喷嚏,估计是员工在背后说我什么了。”

蒋俞之被他这难得的孩子气话逗笑了,道:“不是员工。”

是你老公。

【全文完】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为连载时总时不时断更道歉,当时双开的时候没有考虑仔细,写完另一本的那段时间真的很疲惫,码字总是有心无力,对不起。

这本书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,感谢大家一路陪伴。

下一本要写的耽美也想好了,是本吃鸡文,没有比赛情节,但是开文时间得在八月份之后了,准备存十万字的稿再开文,避免这次犯过的错误。

附上预收文案,有兴趣的宝贝可以点个收藏,开文早知道,我们有缘再会。

《PUBG世纪网恋》

PUBG某高人气主播直播时,屏幕上方忽然出现了一个亮瞎狗眼的超Low大横幅。

【“公爵贵族”1进入了房间】

原本没精打采的喻延立刻坐正了身子,眼底发亮,因为紧张导致说话都结了巴:“1你、你来了……今天是不是来得比平时晚一点?是加班吗?刚到家吗?吃饭了没?要、要不要一起吃鸡啊……”

直播间观众:请这位主播离粉丝的生活远一点儿。

喻延:远离是不可能远离的。

喻延:我一定要努力赚钱,争取以后可以艹我直播间贡献榜第一的那位粉丝。

——

后来喻延趴在大床上,边回味边揉着屁股想,这也算是实现了一半的梦想吧……

——

玩游戏不咋滴胜在有钱有脸/攻x刚枪贼6痴汉主播逗比/受(攻:?

《时意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笔趣阁小说网更新,站内无任何广告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笔趣阁!

喜欢时意请大家收藏:(m.sckean.com)时意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士子风流 神印王座 他总是喜欢我 快穿之反派女配不好惹 极品医圣 男神投喂指南 所有人画风都不对 捡宝王 一品容华 炮灰女配大逆袭 星际之嫁给司令大人 开着外挂闯三国 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 玉玺记 错嫁权臣:商女不服输 星际之宠妻指南 最强终极兵王 于休休的作妖日常 随身英雄杀 主神崛起
经典收藏 其实我真的是直男(竞技) 幸福那么多 小克星 裴公子,吃完请负责 算了吧总裁 大少归来 我超凶的![快穿] 深渊对峙 极品妈咪之老公太腹黑 下下签 重生后我成了他的白月光 他们今天也没离婚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少董的冷魅保镖 小可爱,你假发掉了 [娱乐圈]接近爱情 求求你们给条活路吧 我继承着遗产怀念亡夫 某某 重生之恃爱行凶
最近更新 从零开始当国王 在年代文里当极品 亲吻睡美人 苏爽世界崩坏中[综] 冰锋[竞技] 网恋以实物为准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 与大佬闪婚以后 霸总他又被离婚了 于他掌中娇纵 明月度关山 隐婚蜜爱:墨少,宠上瘾! 我成了港黑首领 该我上场带飞了[全息] 穿成年代文原女主[快穿] 真千金在鬼街暴富了 野心家 离婚后我C位出道了 小姐每天在线掉马 一眼臣服
时意 酱子贝 - 时意txt下载 - 时意最新章节 - 时意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